主页 > 边走边爱 >日本超高龄社会:如果有一条法案,让你 70 岁安乐死 >
2020-07-14 浏览量:191 点赞:253 收藏:950

小说《七十岁死亡法案,通过》中描述,日本国会通过法案,要求拥有日本国籍者在 70 岁生日后的 30 日内必须接受安乐死。此法一过,立即引发大批的讨论声浪。却也有许多因家庭看护而身心俱疲的子女,抱着支持态度⋯⋯

姥捨山是一则日本民间传统故事,讲述到达一定年纪且行动不便的老人会被带到山上遗弃,放其自生自灭。

日本知名电影导演今村昌平 1983 年以《楢山节考》荣获坎城电影节金棕榈奖。故事内容描写日本古老山村的弃老传统,在食物资源匮乏的村落,老人一旦到了 70 岁,就要由家人背到楢山,美其名是回到山神的怀抱,实则为任其等死,避免老人消耗家中的粮食。

镜头转到现代日本,老年人口数量庞大一直都是政府的烫手山芋。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资料,日本人口数自 2007 年起连续 12 年呈现负成长。而高龄化社会下的社会保障支出也是日本财政的一大负担,2017 年平均每个月有 164 万户家庭领取社会保障津贴,其中 86.5 万户家庭里住有老人,而且当中逾九成都是 65 岁以上的高龄独居者。

高龄者若是思虑清晰、可自由行动,或许还能靠延后退休或兼职生活勉强撑起生活所需。但对于卧病在床、需要家人看顾的老人而言,自己的生命早已丧失自主权,同时也可能是家人最大的负担。

活着不能动,不如死了好

许多接受照护的老人多有生理上的病痛而行动不便,需要家中人手协助日常起居活动,如进食、如厕和入浴等。倘若家庭成员时间无法彼此配合,多半得想办法拨出一笔安养院费用或请看护人员到家中照料。

垣谷美雨的小说《七十岁死亡法案,通过》中描述,日本国会通过法案,要求拥有日本国籍者在 70 岁生日后的 30 日内必须接受安乐死。此法一过,立即引发大批的讨论声浪。有的人反对这条法案违背基本人权、破坏伦理,却也有许多因家庭看护而身心俱疲的子女,以及不满年金、社会保障制度即将瓦解的年轻人抱着支持态度。

该书中,一位高龄 82 岁的老奶奶因为动了胃造口手术,余生只能躺卧病床上以灌食的方式维生。由于无法自由行动,即使听到天气好的消息也完全无法高兴,反而「眉头深锁,瘪着嘴瞪着护士」,希望自己能靠着死亡法案,儘快迎来生命的终点。

这令人不禁思考,丧失自由行动能力的老人是否还有「活着」的尊严?

抛弃自我的看护生活

为了照顾没有行动能力的家中长者,许多子女必须选择割捨生活中其他重要的部分。

日本《中日新闻》一篇报导提到,一名独生女独自照顾高龄 75 岁、有认知障碍的母亲,每日必须先将母亲打理好才能出门上班。因为长期照护的疲惫选择将母亲送入疗养院,原以为生活可以稍微恢复正常,却因为搁下母亲的罪恶感,而不敢去参加公司聚会和应酬,最终遭到同事冷言冷语对待。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将近 9 年,直到无法应公司要求外派到其他地方,被迫选择辞职。

不堪家庭照护的折磨而虐待受照护者的新闻同样不曾少过。日本《福岛民报》2 日报导,2017 年福岛县内虐待老人确定案例达 260 件,较 2016 年多出了 31 件,其中又以身体虐待占近七成。

《七十岁法案》一书中,家庭主妇宝田东洋子虽然不需要担心家中经济,却得负责婆婆生活起居一切大小事,丈夫表面上感谢她的付出,却在退休后选择丢下她,与好友一同环游世界。

面对婆婆的苛薄要求、丈夫的虚情假意还有亲戚的冷漠,东洋子被迫只能带走身上仅有的积蓄离家出走。像这样的心理折磨是旁人感觉不到也无法想像,却又是如此真切地存在于每个看护家庭,几乎没有例外。

日本超高龄社会:如果有一条法案,让你 70 岁安乐死
图片|Pixta

缺乏充裕的看护人员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 2016 年的调查,看护设施的员工虐待老人案件高达 452 件,案例数已连续 10 年呈现攀升趋势。据悉,发生虐待原因多与看护技术、知识和教育相关,另一方面,民间调查指出过多的业务负担也是主因之一。

《七十岁法案》中,在老人养护中心工作的宝田桃佳因为工作内容身心俱疲,假日也都待在家里补眠,更听闻夜班的两位人员得负责照顾 80 多个老人。然而,像这样的情节并非虚构。

日本厚生劳动省 2018 年 5 月发表一份研究,推估日本 2025 年将出现 34 万看护人员的缺口。儘管日本试图引进外国劳工来确保人数充足,成效仍然不佳。

日本看护人员的人数从 2000 年的约 55 万人成长到 2016 年的 190 万人,不过 2016 年的「看护劳动实际情况调查报告」显示,平均每年人员流动率达 16.7%,意即每年 5 到 6 人之中就有一人离职。离职原因包含职场人际关係(23.9%)、不满工作环境营运模式或理念(18.6%),还有收入太低(16.5%)。

《东洋经济新闻》2018 年 9 月曾经将日本所有产业分为 63 大类,看护人员工作则是所有行业中薪资最低。日本厚生劳动省 2018 年 4 月也进行过类似调查,发现看护工作每月平均薪资 29 万 7450 日圆(约新台币 8 万 3514元),远低于全部产业平均的 40 万8000日圆(约新台币 11 万 4553 元)。

儘管老人照护工作要求高度专业性,符合条件的工作人员却面临比其他产业低薪的严峻情况。此外,即使是全职的员工,扣除税金等每月的净收入也常常连 20 万日圆(约新台币 5 万 6153 元)都不到。

台湾老年问题同为燃眉之急

日本作为亚洲高龄化问题最严重的国家,老年人口带来的影响已实际发生,而台湾日后也极有可能迈上相同的道路。台湾内政部 2018 年 4 月指出 65 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率在 3 月底达到 14.05%,也就是 7 个人中就有 1 个是老人,宣布台湾正式进入「高龄社会」。

根据内政部,台湾老年人口比率仅次于日本,推估从高龄社会转为超高龄社会(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率达 20%)仅需 8 年,较日本(11 年)、美国(14 年)、法国(29 年)及英国(51 年)快。

面对此人口结构问题,以及后续劳动力不足等带来的负面影响,台湾应借鑒日本採取的方案与措施,找出最适合台湾的一套政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