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边走边爱 >【独家】换选区看天时地利人和 >
2020-06-13 浏览量:982 点赞:194 收藏:150
【独家】换选区看天时地利人和 德彬丁宜州选区变成巫裔选区后,虽然仍由行动党守土,但料派马来人阿都阿兹上阵。

本届大选朝野政党莫不求胜心切,盟党内的选区对换,是以一个换一个为基础?对不起,早已没这支歌儿唱了!

为了确保阵营整体能达到最高胜算,加上选区重划后选民变化,不管是国阵或希盟,成员党上阵的传统选区都已不能再单凭“交换”而论,而是必然以大局为重,特殊情况还得“牺牲小我”以完成执政大业。


《》记者向霹州朝野政党领袖了解,得知在特定的“天时”选情下,掌握好“地利”选区划分及选民结构,再安排“人和”最合适的候选人上阵,才能坐拥优势,稳操胜券。

2013年大选行动党与公正党交换柔佛振林山与昔加末国会选区,让反对党在振林山尝到久违的胜果,使反对阵营从0比2扳成1比1,关键在于行动党策略性的派出党领袖林吉祥,直接引起选民心态转变。

巫裔候选人出线率高

据了解,国阵有完善的民情调查,中央领导对成员党所推荐的候选人的表现了如指掌,再根据各选区的形势,列出最高胜算的出师表。

随着种族人口比例的变化,越来越多选区以巫裔为主,巫裔候选人出线率更高,尤其选区划分后,红土坎国会选区、德彬丁宜与十八丁州选区巫裔比例上升,国阵由巫统上阵的几率高。


希盟方面,在土团党加入后,上届败选区大洗牌,各党以自己在选区基层的力量,掂量领养上阵与否,多方欲领养的选区则再协商与谈判,争取磨合出最高胜算的排阵。

霹行动党因上届胜选18州席,可继续守土,在阵营中维持最多竞选议席,惟转成巫裔选区的德彬丁宜州席预料撤换原任黄文标,并派巫裔候选人阿都阿兹阿里上阵。

需考量基层活跃度——陈家兴(人民公正党霹雳州选举局副主任)

由于本届有新政党加入联盟,使得各党竞选的席位需洗牌及重新分配,希盟议席分配是以胜算优势而得以守土,败选区则得重新领养。至于多方争夺的选区,则需先后经州级与中央协商。

重新分配后,霹公正党除了捍卫5州席外,部分败选区已交由土团党与诚信党去角逐,但也将在几个上届没上阵的选区竞选。

每个党都有支部且都在各地服务,分配与交换选区主要是看各党在各地的基层活跃度及势力,尤其是相互争夺的热门选区,协商时就必须交出服务成绩单及展示党的影响力。

我们评估各党表现外,也从选区种族比例及情况作考量,也会安排不同政党在一个国会选区内互相支援,以共享监票人力。

希盟从3党变4党,上阵选区减少会引起许多基层询问,因此议席分配需通过综合因素分配,不过,交换新区的缺点就是需更长竞选期作宣传工作。

【独家】换选区看天时地利人和 民政盼从蓝眼手中夺回曾是堡垒的十八丁。(档案照)

议席分配平起平坐——苏家斌(民政党霹雳州代主席)

政治就如做生意,也得计算风险,为了达到最高的胜算,国阵可是做了非常充分的工作,通过默迪卡中心、通讯与多媒体部特别事务局及政治部,都有全面的民调及候选人服务调查报告。

民政属于国阵成员党,我们探讨议席分配平起平坐,都可以提出建议,惟随着华裔人口比例逐渐下降,让许多区域开始成为巫裔为主的选区,华基政党的代表性难免也逐渐趋弱。

国阵候选人是根据各政党提交的推荐人选中,寻求最具胜算者上阵,须考量候选人的声望及服务表现,最终由国阵主席及党领导决定。

民政的意愿是要想留住十八丁,我们从1969年就驻扎该区,期间仅败选2届,虽说议席是政党政治资产,但随着选民比例变化,也需有能力才能上阵。

迪查会是最好选择——王志坚(人民进步党副主席)

时代变化,民意已转变,议席分配无法如以往“固打”般分配,我们向来在巴硕勿达马竞选,但没有取胜,而马华在多个选区竞选也只赢得1州席,选区是否交换,最终分配还是由最高领导决定。

人民进步党在国阵成员党中最小,谈议席分配或被边缘化,马华早前就已自行宣布在巴硕勿达马上阵,但我们却未知晓国阵的结论,马华也没与我们商讨,但我相信,国阵不至于不需要我们。

我们等待国阵的决定,但期间外界传闻很多,曾传我们竞选实兆远、保阁亚三、巴占等,当友党区会领袖询问时,还真不知该怎幺回答,颇为尴尬。

不过,若谈交换,我们是多元种族政党,会以选民结构与工作表现为首要考量,在此条件下,迪查会是最好的选择;若不,我们宁可继续上阵巴硕勿达马。

胜算夹杂许多因素——黄家和(霹雳民主行动党秘书)

选战必须以政党的最高胜算去分配或交换选区,而胜算夹杂许多因素,包括政党基层、特定选区的选民比例、特质等。

虽然德彬丁宜州选区在选区重划后,从华裔选区转变为巫裔为主的选区,但属行动党上届胜选区,而我们长久以来也不断在选区内工作,依然具备胜算。

反观执政阵营的同盟党,一切都以巫统的利益为首要考量,华基、印基政党的席位也越来越少,并不断被要求让位,预料来届红土坎也将换上巫统候选人。

虽然马华宣称中选后,华裔代表在朝有话语权,但回顾历史,即便2004年马华大胜,议席分配也一样受牵制,并没有多大力量。

独家报道:司徒哲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