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鲜生活 >梦幻送来不可实现的话语:与阅读的安全无关 >
2020-07-18 浏览量:726 点赞:329 收藏:428

梦幻送来不可实现的话语:与阅读的安全无关

  想起记忆中的一幕──城市广场中,一群人正在拼布,把从家里拿来的薄被彼此缝起来,上面绣上一些宣言,呼吁政府目光面向弱势者。有时诗的组成,一些辗转用典后的词彙,就像这拼拆许多次的布,最后改变了它最原先的涵义,可比象牙塔。陈黎曾在〈旱道〉这首诗提过:

用火红的瞳孔去

升起火柴盒升起积木升起摩天楼升起刷石灰的

象牙塔

升起呼吸升起烤焦了的

眸子

一个,两个

在广场三个小孩子用古铜色的皮肤给一只趴地的

黄毛狗擦拭汗湿

邻着电脑公司,小庙里浓粧的女人虔诚地叩头

烧香哪,企图升起

青云,升起一只好跟人睡觉的

月亮

  这首诗写着台湾70年代后期的城市风景,如今那个286电脑甫得其名的时代已然消逝,但这首诗中,象牙塔与当时田野逐渐被商业大厦取代的视觉经验,在地景中拥有101的台北,不一定太难想像。

梦幻送来不可实现的话语:与阅读的安全无关

新娘之项颈到玛利亚

  词彙通常有它的历史轨迹与蜿蜒的传播史。象牙塔,算是人类历史中,少数几个拥有恆久历史的意象,虽然它现在的涵义已与原意大不相同。圣经〈雅歌〉写着:「你的脖子像象牙的塔;你的眼睛像希实本城的水池。」或是在《奥德赛》,潘妮洛普梦想着丈夫归来,缓缓道出:

  「外乡人,梦幻通常总是晦涩难解,并非所有的梦境都会为梦幻人应验,须知无法挽留的梦幻拥有两座门,一座门由牛角製作,一座门由象牙製成,经由雕琢光亮的象牙门前来的梦幻常常欺骗人,送来不可实现的话语;经由磨光的牛角门外进来的梦幻提供真实,不管是哪个凡人梦见他。」

  或是在埃涅阿斯纪中,诗人维吉尔继续使用象牙的意象来泛指不真实的想像。在希腊语彙中ivory(elephas)基本上就带着欺骗之意。不过十二世纪,象牙塔的视觉形象开始转变,圣母玛利亚的完整与象牙塔的洁净表象相互结合。16世纪诗人波普便在诗中以象牙塔来讚扬圣母玛利亚。

  这与神祕主义结合的象牙塔,在乔伊斯的〈艺术家的自我形象〉仍可见其遗迹。不过象牙塔与知识的连结,或许也不意外,战场就在诗歌中。《法国文学史》(A History of French Literature)中记载着,1837年法国批评家Charles Augustin Sainte-Beuve对于诗人Alfred de Vigny的批评,攻击诗人的婚姻一塌糊涂,却自欺欺人,透过浪漫运动将自己切割,逃进象牙塔。这之后演变成19世纪形容诗人避世的形象,暗指他们越爬越高将自己与一般民众隔离,就像福楼拜写信给屠格涅夫说:「我总是试着住在象牙塔,但是一阵怒骂不断地拍向塔壁,试着毁坏它。」这大抵上是近代从美学领域到社会领域的移转,象牙塔的说法,也变成了某种特殊的知识状态──与社会断裂的描述。

封锁的知识象牙塔

梦幻送来不可实现的话语:与阅读的安全无关

  历史上「象牙塔」于二十世纪初期在远东地区的传布,可归功于厨川白村。美国自1914年出现法国哲学家柏格森《笑:论滑稽的意义》译本,其中对「象牙塔」的注解,多少与伯格森本人的哲学路径有关,也加速了这个意象的传播,但这是外话了。陈黎诗歌中,摩天楼升起刷石灰的象牙塔,或许与我们对知识状态批评的想像相背。但诗歌中对政治空间的描述,却有种密室政治的意味,像是Chto Delat在他的录像作品〈有何可为〉中,描述从人民到政府的「垂直空间」。陈黎诗中的象牙塔,无疑缩回一种纯粹塔的想像,对政治的批评,以大厦对比广场水平的包容度。

  语言游戏中是否有历史可言,答案或许因人而异。但一如你可以回眸一看错身而过,凝视像象牙般的颈子,或有时读一首诗,有意无意凝视诗人任由这些瓶中信,送到读者面前,在滩前摆荡着。或是就是赌一把,词语的象徵像是把历史变成吃角子老虎机,在一堆零钱大量落下前,臆测之外还是臆测,直到全凑成同样的图式,真的中了,你就保持了一种阅读的平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