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鲜生活 >不接受警指智障兄肺炎亡‧弟促误杀罪查恶汉 >
2020-06-14 浏览量:533 点赞:794 收藏:692
不接受警指智障兄肺炎亡‧弟促误杀罪查恶汉(吉隆坡30日讯)疑遭恶汉以粗藤施刑致死的智障中年家属申诉,警方指智障汉是因肺部发炎逝世,与恶汉施刑无关,仅以最高监禁3年的蓄意伤人罪名提控打人者。惟家属坚持涉及命案的伤人罪应冠上“误杀”罪名,要求警方或总检察署重新展开调查,还哥哥一个公道。智障汉的弟弟吴伟祥(52岁,承包商)于週五,在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及律师黄启斌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他无法接受哥哥死于肺部发炎的说法,促请警方给予一个公平且透明的调查交代。不满控伤人罪这起命案源自于一根烟。59岁的残疾男子吴伟强,又称“Hong Kong Boy”,于9月3日凌晨2时许,在富都区新街场路一间歌舞厅向一名34岁华裔男子讨香烟不果,反触怒对方使用两尺长的粗藤殴打,导致他受重伤昏迷,送院6天后抢救不治。吴伟祥在记者会中声称,他曾多次联络警方追问哥哥命案的调查结果,一直未有消息。直至前几天才获悉,警方将援引刑事法典324条文(蓄意伤人)的罪名提控打人者。根据了解,此刑法的最高刑罚为坐牢3年。“这是一宗涉及人命的伤人案,有人被打死了,只以蓄意伤人的罪名来提控对方,未免太轻判了?我坚持,警方应该援引误杀罪提控,打人者必须为他所做的一切负上责任。”死者健康良好另外,吴伟祥亦无法接受警方给予的解释,即哥哥是死于肺部发炎,与被人鞭打无关。因此,警方只以蓄意伤人的罪名来提控打人者。“我哥哥的健康一直都很好,过去一年来也不曾有过大病,或进出医院,怎幺可能在被人重打后昏迷不醒,最后却因为肺部发炎而死亡?一个原来好好的人,怎幺会突然肺部发炎,还突然死亡?”吴伟祥声称,他曾向院方讨取哥哥的验尸报告,但医院表示要在8週后才能把报告準备好,他也无法查证警方的说法是否正确。如今,哥哥的遗体已经火化,无法再进行第二次的解剖,查明真相。基于案件存有疑点,他希望,警方或总检察署可以重新检讨这份调查报告,还予哥哥一个公道。打人者未向家属道歉吴伟祥声称,事发至今,打人者未曾就自己的行为向家属道歉。根据他了解,打人者也不承认自己当晚所做的一切。他说,打人原本就不对,何况涉及一条人命;他坚持打人者必须为哥哥的死亡负上法律责任,以作为其他人的借镜。“若不严重判刑,那幺以后大家也可以随随便便打人,打死人了也不用害怕需要负上甚幺责任。”不曾与人结怨吴伟祥声称,从小大家都唤哥哥为“Hong Kong Boy”,因为小时候的他很聪明,而且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深得老街坊喜爱。后来,哥哥在20岁因病导致智障,原来居住的木屋也被烧毁,家人曾安排他入住老人院,但他不肯,也不愿与其他弟妹一起住,因此开始了独自露宿街头的生活。他说,哥哥虽然残疾而且智障,但未曾与任何人结怨,甚至被人欺负或殴打。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让他致命的一次。左腿残缺“哥哥在新街场路生活超过50年,老街坊们都认识他,大家不会欺负他,反而经常帮他,甚至买食物给他吃。”4年前,哥哥曾遇到车祸,造成左腿残缺,从此行动不便,必须靠双手扶地走路。他及其他弟妹每隔几天就会前来探望他,其他时候就靠老街坊代为照顾。“前几天才见他好好地,再去看他时,就接到通知说他已入院。我以为他是交通意外,没想到却是被人殴打。怎幺会有人这幺狠心,用粗棍殴打一名残疾人士?”吴伟祥称,他在事后从许多目击证人口中获悉打人者的恶行,对方三度用粗藤棍殴打兄长,后来他也要求证人随他到警方录取口供及认人。林立迎冀重查严惩施暴者律师议员林立迎声称,刑事法典324条文对于打人者而言,略于宽恕,他希望总检察署可以重新调查,包括将死者的验尸报告交给其他专家检定,以查出事实真相。“我曾代家属向查案官追问进展,对方除了透露将以324条文提控被告外,何时上庭或会在甚幺法庭面控,包括被告目前是否被警方扣留,他都拒绝透露。”他说,社会大众对于较早前发生的猫或狗虐待案,都会要求政府严惩施虐者;更何况这是一宗涉及人命的伤人案?警方应该正视这个问题,给予公平公正的交代。火箭律师团提供援助陈国伟声称,民主行动党律师团将为死者家属提供一切必要的法律援助。他要求总检察署丹斯里阿都干尼重新发出指示,要警方翻案调查。死者家属目前,无法接受警方现有的调查报告和政府医院的验尸报告。要求翻案调查黄启斌则声称,涉及命案的伤人罪理应援引刑事法典304条文(误杀)进行调查,甚至把打人者提控上庭,因为已经有人在此命案中死亡。他指出,在这起命案中,警方应以公众的信心为优先,警方若要恢复人民对他们的信心,就必需进行第二次的调查。他建议家属在取得死者的验尸报告后,可再交予其他专家检定及调查死因。你知道吗?新闻背景“讨一根烟,换一条命”。9月3日凌晨,残疾男子吴伟强在新街场靠近前大地广场附近店屋的五脚基,向一名34岁的华裔男子讨一支香烟。疑在讨香烟过程触怒对方,结果该男子走去车上拿出一条手臂长的粗籐条往他身上挥打。这名男子鞭打吴伟强身上数下后就离开。岂知,他又倒回头,再次使用籐条鞭打。第二次鞭打后,他才乘坐车子离开。不久后,该名华裔男子再驾车回来,又下车,继续对负伤倒在地上的吴伟强挥打。一直到有两名六七十岁老人目睹后,忍不住开口表示若再打下去,一定让吴伟强丢命,他才甘愿收手。这名男子终收手离开后,目睹的公众马上拨电给救护车,将昏迷倒地受重伤的吴伟强送去吉隆坡中央医院救治。在加护病房6天后,宣告不治。‧2011.09.3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