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梦生活 >平凡人生捲入时代风浪:倖存者的「祖国」感慨 >
2020-07-08 浏览量:503 点赞:458 收藏:206
平凡人生捲入时代风浪:倖存者的「祖国」感慨感言:2018 年 2 月 28 日

「人生七十古来稀」,这一则古代人的谚语,现代社会的人已经很少如此说了,而长命百寿的现代人,比比皆是。虽然如此,我日思夜想,总会不经意想到不少绿岛的同学们,他们释放出狱后,很多人命运坎坷,能够活过 70,能有几人。而能经历、看到台湾民主发展,波澜汹涌,蒸蒸日上,更是不容易。我不禁感慨万千,我希望这些感慨能够化为激励的力量,带给各位鼓舞的作用,所以自己试着于 73 岁时,写了一本简短的自传《白色恐怖受难者吴声润创业手记一个六龟人的故事》。这本自费出版、未公开发行的小册,记述自己的生平,除了能让子孙了解他们祖父的为人,内心也期待读者能了解我这一代的许多老人,看来平凡的人生,却捲入大时代的风浪。

那本自传手册分赠亲友,印了好几版。20 多年一晃又过去了,对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来说,内心有惊奇,总是感谢每一天生命的美妙。我也亲自写了日文版小册,很高兴还获得日本昭和自述的传记奖(日文:日本自分史学会第 11 回私の物语日本自分史大赏,平成 23 年 5 月 7 日,2011 年)。大女儿陪同我到日本出席受奖典礼,当时心情非常複杂,曾经从台湾南部乡下留学日本的殖民地小孩,如今垂垂老态。我当然很想让日本人知道台湾人的我,在年纪还轻轻时,就怀抱梦想远渡重洋;一路努力奋斗,遭遇险阻,挣扎于「祖国」的认同之苦。

我已经虚岁 95 岁了,一生颠簸走来,曾经几次面临生死茫然的时刻。活到这个时代,虽然我的家庭美满,事业也早已交给儿女主持,但是一想到社会上的现代观念,纵使有很大的变化,我还是趁着现在,能多说一些对台湾土地的爱和认同,见证我们走过追求人性光辉价值的时代。期待这本再补充、润饰、改写的自传,对今天的读者能有所帮助,更期许台湾人共同守护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民主,而能坚持真理的理想,努力守护我们的家园。

想起二次大战之后的 1 年半,就发生了影响台湾深远的 228 事件,当年我 24 岁,从日本回到台湾才 1 年时间,转换了第二份工作。我常常想战前到日本所学习的技术,能够为祖国台湾贡献什幺呢?228 之后,改变了我一生的方向。我开始有很多疑惑,内心热血沸腾,却小心翼翼地随时压抑着愤怒。为什幺走了日本殖民统治者,战后来的「祖国」政权却如此让人彻底失望呢?战后的现实变化,令人担忧。回到台湾的我,虽然不到 3 年时间,认真工作,结婚成家,很快就有一位小男婴。这不是成家立业、美满生活的开始吗?228 之后,我却挣扎在家庭私情以及为台湾做事的反覆疑问里,结婚后不敢明白告诉妻子,一些难以说的「地下」工作。

最近这些年,妻子因为愿意出面受访,她也说出了当年的一些我不一定知道的感受。当时的我,无时无刻禁不住忧心台湾的出路;而现在的我,依然担心强大的「中国」霸道横行,现代的人恐怕无法了解我们怎幺会去参加当年的所谓「共产党」,今天却烦恼共产党?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年轻时过于单纯,富有理想,相信是非分明的真理。在短短的时间内,相信共产党是好的,当时可以说有为真理付出生命的觉悟。几十年的岁月磨难下,渐渐看透人间世事,反覆质问自己那时到底相信什幺样的真理,或是连「共产党」的真精神都没有根本的了解!我不再被所谓的党派和主义迷惑了,当年从相信到行动,而后质疑。

我过去所做的事,如今看来微不足道,当年却是冒着生命危险付出代价,到底有没有价值,年纪大了反反覆覆想这些事,影响、困扰了我的一生。当时台湾青年人的普遍想法,认为 228 以后,参加抵抗蒋介石的行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们当时的年纪,心中有「祖国」,爱「祖国」,爱到无法讲。我到现在还在问这样是对的吗?我相信大家是无法了解当时青年人的心情。

经过日本统治,自己的老爸、阿公在高雄六龟乡下的教育,从小就告诉我:你是唐山人。这个意识形态在我的心肝里,总是想到咱的「祖国」。我的自传写到我是怎幺开始心态改变,参加反抗蒋介石的地下组织。国民党政府要来抓我,我抛家弃子,与好朋友傅庆华躲藏台湾全岛,过程里提心吊胆;但是那时候,庆华和我没有一个时刻想到要逃离台湾,躲避应该负的责任。至今,我仍然想不通那时对「祖国」单纯执迷的大爱!也许我们都已经结婚了,有家庭

责任,私情和大爱在时代的苦难里,无法圆满,我们真是辛苦地走过来!

为着「祖国」牺牲巨大

我是不是能够代表当时台湾年轻人爱台湾的一种思想呢?虽然,这些年以来,社会渐渐知道 1950 年代白色恐怖受难者所组成的互助会、促进会的人,长期被称为「红头仔」。那时我参加「共产党」,「红头仔」难道不好吗?不是,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我们所认同的社会主义的实现者。虽然台湾岛内对隔着海峡的邻国,意见纷纷,它对台湾的威胁,我就不多讲了。我要讲的代誌是,因为咱台湾自日本时代 1920 年代就有文化协会、组织各种工会联盟,从早期武斗到文斗的方式反抗日本统治者,争取台湾人的权益,到成立台湾的共产党,想要脱离日本政府的束缚。当时日本时代的共产党明白提出台湾独立主张,台湾共产党为着这个理想来打拚,那时的共产党想法并没有不好啊!

太平洋战争时,台湾人已经牺牲了很多人,战争结束后,为什幺还要牺牲更多年轻优秀的台湾子弟,比如许多台大医生,不优秀吗?当时最优秀的人如我所知道的许强先生,都被戴上「红头仔」的帽子,那时被枪毙很多人。讲起

来,台湾人为着「祖国」的想法,牺牲那幺大,到底为了什幺呢?228、白色恐怖到今天已经七十年过去了,我经历过这些风浪,到现在还是真怨叹,真不甘愿!为什幺咱台湾人命运这幺险恶,要被人欺负、给人蹧蹋到这样的地步?

我 95 岁了,没多久大概要回去了,但是感觉到满腹的怨叹。台湾的将来要往何处去?咱台湾要独立啊!战后台湾独立喊了 70 多年,夹在美国强权支持蒋介石佔领下,对抗中国共产党的台湾,今后何去何从?拖到今天,中国共产党强大起来,说「台湾不能独立,台湾是我的」!其实,台湾在历史上实在是受害无穷,中国对台湾挥之则来,呼之则去。台湾的主权和台湾人祖先很多来自中国是两回事,现在咱台湾人虽然自由生活在这里,实在是为着什幺呢?咱要出声,阮要自主独立!

年轻受苦;年老追求真相

以上是我最近一次(2018 年 1 月 20 日)在公开场合讲话的大致内容,年纪虽然大了,还是要出席火烧岛难友陈英泰最后的遗作《回忆2.3.4》新书会,说出我心中的肺腑之言。绿岛同学陈英泰晚年忠实、大量地记录我们许多难友的心境和期望,我感同身受。我们年轻时曾经一起受苦,年老时努力于平反历史、追求真相,内心里总是祈求能获得世人的尊敬。

1937 年 7 月,中日战争爆发演变成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直到 1945 年 8 月 15 日,日本宣布投降,战争结束。而台湾却要根据开罗宣言,由中华民国佔领,当时台湾人民认为回归「祖国」了,全岛沸腾,欢欣鼓舞迎接庆祝,但是兴奋期盼的心情延续不到 1 年多,便烟消云散。台湾人民受不了国民政府的苛政凌虐,终于勇敢站出来,反抗暴政,争取平等自由,1947 年因此发生了 228 事件。

接着,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激烈恶斗。国民党大败,逃到台湾,竟然发布戒严令,实施 38 年的恐怖统治。台湾经过 228 事件及白色恐怖的浩劫,不但社会菁英牺牲殆尽,更悲惨的是造成了无数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台湾人为了避免政治迫害,专心在经济方面打拚,创造了台湾经济奇蹟,得到东方四条龙的称讚。一眨眼间,又过了半个世纪。21 世纪,留下来的两岸统独问题迫在眉睫,需要两岸人民发挥高度的智慧和理性,以宽大包容的胸襟,解决争端,促进两岸人民和平相处,展现真正自由、平等、公正的社会。

我感觉到从小到现在快一个世纪的人生,21 世纪的人,受到的痛苦还是很多。20 世纪有第一次大战、第二次大战,我认为第三次是国民党佔领台湾的灾难。我们台湾人受了太多苦难,直到今日,还不是很幸福。我这一代人虽然为了反抗暴政,做了一些担心受怕的事,却换来坐了 12 年的牢。

接下来,我将从客家祖先从中国移民来到台湾,家族由北迁移到南台湾说起。这是一段祖先跨海渡台的移民史,现在的人很难了解我们这一代人传承下来的「祖国」认同的曲折心境的背景吧。

平凡人生捲入时代风浪:倖存者的「祖国」感慨228之后 祖国在哪里? ──白色恐怖倖存者 六龟客家人吴声润的故事
    作者:吴声润 自撰+受访/ 曹钦荣 整理+採访出版社:台湾游艺出版日期:2018 年 5 月中旬私讯前卫出版社购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