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爱生活 >失智症事件簿:有一天我们都会老,谁会在身边照顾你呢? >
2020-07-01 浏览量:660 点赞:327 收藏:577

2006年,我刚从美国回来,因工作上的关係,每个礼拜都要到台南新营一家高规格的安养院,帮忙看诊及查访病人。

有天安养院新进来一位老病人,他是当地一家着名机车行老闆的父亲;年轻时老先生自己也经营一家大米行,在那个年代,能够开一间米店,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老先生被送进安养院,是因为他点火烧了家中的一床棉被,被儿子和家人送出来,认为他病到疯了,不敢让他住在家里,怕危及身家性命,担心可能哪天,老先生又会莫名其妙的把家给烧了。没有人要听老先生辩白,在亲友交相指责下,他不得以只好在安养院住了下来。

我们不想冒险

老先生被带来诊间,希望能找到一个为什幺会做「危险行为」的答案。在一连串检查之后,老先生是一个失智症病患,并合併有精神上的一些症状。因为老先生害怕有人要抓他、陷害他,于是他才会点火来自我防卫、来抵抗这些「其实不存在」的外来威胁,因而在这样情况下,造成他家人极大的困扰。

经过治疗后,老先生有些改善和进步,因为他是失智症,并不是病到疯了或精神分裂症,经过悉心的诊断治疗,老先生的情绪问题被控制,这样家人日后若要自行照顾老先生,也会好照顾些;但家人却心有余悸,坚持不敢让他返家。

被送到安养院后,老先生一直觉得很委屈,回诊时很痛心的诉苦:「万万想不到,自己亲手拉拔长大,所有家产全部交付给这个儿子,但是自己却被他所遗弃、丢到安养院来等死。」

在老先生的传统观念里,被用「赶出门」这样来对待父亲,是极不孝的弃养行为,他完全无法接受。

我们努力跟家属沟通,解释老先生出现的异常行为:「是因为失智症,引起合併的精神症状,把这个症状治疗好之后,病情应该可以较为稳定,要不要让他先回家观察看看?」

「我们不想冒险、不要赌放火烧厝。」家人还是拒绝他回家,执意把老先生留在安养院里。

和家人数次沟通都没结果,老先生儘管气恼、也只能迫于无奈的住在安养院,但他开始以拒绝言谈沟通,来表达抗议与不满;就算家人来探视,他连头都不抬,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有什幺话,他憋着,只在看诊时跟我和护理长两个人说,因为他觉得,世上只剩我们两个会真正关心他、帮助他、治疗他。

我想回家,吃年夜饭

农曆年底,除夕的前两天,老先生终于开口、低声下气,求来付安养院钱的儿子:「我想回家,吃年夜饭。」但是儿子毫不考虑的拒绝了:「你回家,对大家都不安全,存心不想让大家好好过个年嘛!」

老先生头低得不能再低,老泪纵横,湿了衣襟;儿子却如躲什幺似的闪人,快步离开。

除夕过去了,新的一年来临。

老先生整个人枯槁绝望,家人偶尔来看他时,毫无交集;我和护理长都知道,老先生心中深埋着哀怨与愤恨。端午节那天,他呜咽着告诉护理长:「我只是想,在逢年过节时能回家一趟而已,那是我的老家,是我从小长大、娶妻生子的家、也理所应该,是我终老的地方……」这个愿望,始终没能够达成,第二年的除夕前,老先生因为併发症,离开了人世。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个案。

在我超过数百场的演讲场合上,常问听众朋友:「你们曾经到过安养院吗?」

举手的人很多。

但是,再问一句:「大家知道安养院里面的病人,有几个人能够回家吃年夜饭的?我记忆所及,回答能回家的──不超过十个。」我接着说:「如果能回家吃年夜饭,还能够在家里停留一晚的、一晚就好,能在家和家人一起守岁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台下一片沉默中,传来轻声的叹息。

且让我们将心比心来想想,有一天,我们都会老,谁会在身边照顾你呢?老来送安养院度过余生,是最好的选择吗?还是百般无奈下的不得不?

对我个人来说,不胜唏嘘……

书籍介绍

《失智症事件簿:我想回家,吃年夜饭》,大块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杨渊韩(高雄医学大学大同医院神经科主任)

失智症的正确诊断,有一定程度上的困难,需要对失智症有专注关心的专科医师且具备足够失智相关知识,经由专业的检查和有配合的资讯提供者或照护者才能有正确的诊断。

引进目前国内普遍检查失智AD8量表的作者杨渊韩医师,以临床实例改写个案,让大家能更切实际的认知失智症、面对失智症、并寻求最好的处理与相处模式;对失智症家属而言,十分值得一读。

感谢素有「海王子」之称的画家陈瑞福先生,为本书提供了11幅画作相互辉映,南台湾的渔港风情,补捞渔获的有得有失,就像人的一生,总不免在波涛中有浮沉,总要勇敢面对。

失智症事件簿:有一天我们都会老,谁会在身边照顾你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