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爱生活 >ALS与《旅》 >
2020-05-24 浏览量:828 点赞:141 收藏:818

引:《旅》PS4重製版已经上线,关于这款游戏的内含与深意各位大神已经解剖的很详细了,我不必多说。我们每个都进行一场旅,我们的家人朋友,乃至擦肩而过的路人,都如行者一样,陪伴我们走过一段旅途,最终当我们向圣山朝拜时,是否有几段路,几个人值得回忆呢?​

真正驱使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是我的朋友L君的死。L君是一名ALS患者在被病痛折磨两年后他选择在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之前用煤气结束生命。而《旅》是他去世前玩的最后一款游戏。

L君是我进入主机游戏圈子的领路人。我们从小学就是同学,但真正熟络起来,还是因为游戏,当时我年幼无知,视游戏于洪水猛兽,因此被老师看中,派遣到学校周边的包机房做卧底,于是班上经常出入包机房的同学想方设法拉我下水,L君就是其中之一。由于他是班干部,便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我套近乎,他家里有一台PS2在玩了几次之后我逐渐喜欢上了游戏,最终彻底被同化成了“腐败堕落分子”。

ALS与《旅》

 进入初中,由于痴迷游戏,我们的成绩只是处在中游,但初三那年由于我爸以PS3利诱,我机缘巧合进入了重点,而L君只上了一所普通高中,从此很难见面,我们的友情也渐渐淡了。直到高二的一次同学聚会我才得知他患病的消息匆匆赶到他家,虽然有心理準备但还是被他的情况吓了一跳,他整个人显出一种病态的瘦弱,瘫在轮椅上,见了我他很喜悦,但说不出话,他母亲告诉我,由于病情的发展,现在他下肢和舌头的肌肉已近完全萎缩,双臂还能简单活动,但双手只有三根手指可用,他指指PS3示意玩游戏,但以前买的游戏都无法操作,他气恼地想丢开手柄,但是由于肌肉萎缩,手柄只是滑了出去,看到这,他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天花板,眼里没有悲伤只有空洞。

从L君家出门,我开始找一些操作简单的游戏送给他,其中就有《旅》,当他用三根手指操作游戏时,他十分激动,像一个找回心爱玩具的孩子。他母亲也流下泪来,在他到达圣山时,僵硬的脸上有一层特别的神采。那是一种囚徒重获自由时的快乐和激动,他努力想说话,死水般的眼睛又恢复了生机,他就一直玩着《旅》直到离开。

ALS与《旅》

我无法想象,灵魂被囚于身体的痛苦,也就无法理解《旅》究竟带给他什幺样的体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时不时的邀请一个不在线的好友一起游戏,或许那些与我同行的玩家们,就有L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